你的孩子自信吗?

作者:王闻奥 [ 医学博士 ] 自信,是成功人生必须具备的素质。 除了外表以外, 自信是可以增加个人魅力的一项隐形条件。有自信的人举手投足都具有特殊的魅力。这样的人言语表达给人感觉可信度高,别人对他/她的接受度也强,因此信心充沛的人更容易成为领导者和人生赢家。那么,自信是如何建立的?作为家长要怎样有意识的培养孩子的自信, 为他/她的未来人生打好基础?自信的人又有什么样具体的行为表现呢?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探讨的。我们且分几期来聊聊关于“自信”的话题。 我曾经有位病人是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名嘴。作为律师的他,站上法庭言辞精辟,思路清晰, 不管多棘手的案子在他手上也很少败笔。可他来找我看诊却是因为焦虑:担心自己无法胜任工作,担心别人怎么看他,担心与同事和家人的相处,等等。他常常失眠,为了展现人前的自信,付出了很大的身心代价。潜意识里,他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 需要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中证明自己。在后来与他多次的交流中,我发现他的这种看似外在膨胀其实内心匮乏的自我形成始于他童年在学校和家庭的负面经历。这位律师的父母为了让他接受严格的教育,从小送他去读纪律森严的私立学校。他最深的记忆就是每次犯错便会受到各种体罚,回到家也得不到谅解,父母甚至会因为花了钱而儿子没有达到要求,进而更加严厉批评。加之邻居家的小孩们个个优秀,父母常常冷嘲热讽的拿他和别人做比较——有一种痛叫做“别人家的小孩” ,在他身上完全应验。 童年时的那些种种,造成了后来无论他如何表现,也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等待受批评的小男孩,随时准备被罚。在看似沉着冷静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担惊受怕的心。研究也证明早期的负面经历对一个人的自我认 知和自我判断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如果没有得以后来修复,个体将终生难逃这长 长的阴影。如果他的家长有意识地从小培养孩子的自信,他的人生也许会很不同,至少会快乐很多,也会省下很多诊费吧。 自信,其实是一种高等级人格的表现。 是建立在许多基本需求得以满足的情况下,才能够完成的人格特征。 马斯洛 (Maslow)是五十年代著名的心理学家,他曾经提出人类激励理论,即人类心理行为背后的推动力是人的各种需求(Maslow, 1943)。他把人的需求从低到高的概括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社交的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而自信和自我实现是分不开的。自我实现也只有少数人才能达到,在满足之前的所有需求下,个体才有能力运用毕生精力为后者努力。以下我们一一细讲。 第一层属于基本生理上的需求,例如人口渴了,就会去找水喝。饥饿便会觅食。我们的大脑在进化过程中已经具备了启动这些基本行为的动力。因为人的身体要维持一定的平衡,各种养分,水,空气,温度,食物,都是存活的要素。 所谓基本也就是说,如果没达到,其它的问题都会被过滤,不在现下考虑中。对孩子而言,身体的基本需求会表现得尤为强烈直接。做父母的一般都会提供孩子这些基本需求。通常生理上没被满足的会被受关注,而往往心理上没被满足的容易让人忽视。 满足了第一层的基本需求后,第二层的需求是安全。我认为建立自信更重要的不仅仅是安全,还有安全感。差别在于人们也许实际上身心安全,但内心确还是没有安全感。这是一种对未来的信任,一种可预期的稳定。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但安全感让我们对未知的将来没有过分的担忧,相信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安全感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长期生长在稳定的生活环境。在经常有争吵或暴力的家庭,孩子会对周身的环境感到恐惧不安,无法控制,不知道接下来家里还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在对世界认知有限的情况下,孩子设想问题的逻辑思维较以自我为中心。处在这种家庭环境的孩子,会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内心会出现“一定是我不好,如果我听话,好好学习,爸妈就不会离婚了” 之类的想法。因为对自我的行为和思想相对之下容易控制,而外界的不可控因素更难掌握。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有些长大成人后甚至会有强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OCD)的倾向,比如一遍又一遍地洗手,洁癖,数数,等。一定要数到某个特定的数字,不安才会减低。因为洗手和数数是一种仪式,而仪式是可以控制的。这些孩子长大后对无法预知的事会有比较低的承受力,所引起的焦虑也会周而复始地重复。换句话说,如果孩子的第二层需求——安全感没有得到满足,心理成长会在一定程度上停留在这个点,就像一栋房子没打好地基一样,会在这里摇摆。 人的第三层需求是爱/社交的需求。父母给予孩子的爱会直接地告诉孩子,你是值得被爱的。有了这个意识,孩子才能在爱里健康成长,能够勇敢地去实现和超越自我,不怕失败所带来的不认同。 我们的民族文化比较含蓄,对孩子爱的表达更多的是用一些间接的关爱方式:“吃饱了没有?”“考试考得怎么样?”,而不是更直接的爱的语言,爱抚的拥抱和心灵的交流。长期以往,渐渐地,父母的爱俨然变成了一种责任,而少了爱本身能够给予孩子的信任和欢愉。孩子稍大一点后,会觉得很多东西无法和父母分享。孩子对家长比较容易产生误解而认为爱是建立在某些条件之上的 (考上重点中学,找到好工作,早点结婚,等)而不是孩子本身就值得无条件的被爱。父母对孩子没有条件的爱能够建立孩子的存在感,也会鼓励孩子和同龄人建立平等的健康关系。培养他/她有爱人和被爱的能力。如果孩子爱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他们会花很多的精力去填补缺失的这一块,在未来的人际关系中磕磕碰碰。容易为得到别人的认同而过度的牺牲自己。 今天我们聊了童年经历和前三层人类需求对自信的影响,下一期我们再接着谈谈,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与自信的关系,以及自信的一些具体表现。欢迎大家和我分享你对自信的看法! Reference:Maslow, A. H. (1943). 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Psychological Review(50(4)), 370-396.

抑郁情绪与抑郁症 (三)— 抑郁症与自杀

作者:许珂 [ 美国康涅狄克州执照精神科医生 ] 电话铃响的时候,我还在办公室。“许医生,我以为你已经下班了,打算给你留言告别。谢谢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的每根神经都紧张起来了。这是我的一个抑郁症病人,最近失业了,成为无家可归者。这是他自杀的前兆。病人自杀是每个精神科医生的噩梦,但愿我的职业生涯永远不要梦到。幸运的是这个病人最终进了精神科急诊室。那两个小时的紧张和焦虑让我终身难忘。 关于自杀的数据 (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目前对亚裔的心理精神状况的研究很少,这些数据是美国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不能完全反映我们这个群体。 自杀率在过去15年中逐年上升(图1) 自杀占美国所有死亡原因的第十位 在 15 到65岁的人群中,自杀是第四位死亡原因 在美国,每天有117人自杀死亡  男性自杀成功率是女性的三倍。但是,过去15年女性自杀成功率的增加高于男性 自杀者中,大约50%患有抑郁症 美国亚裔的自杀率仅为全国自杀率的二分之一。但是,亚裔大学生的自杀率高于其他族裔 ( http://www.apa.org/pi/oema/resources/ethnicity-health/asian-american/suicide.aspx ) Figure 1.Age-adjusted suicide rates,by sex:United States, 1999-2014 NOTES:Suicide deaths are identified with codes U03,X60-X84,and Y87.0 from the Intem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Tenth Revision.Access data for Figure 1 at:http://www.cdc.gov/nchs/data/databriefs/db241_table.pdf#1. SOURCE:NCHS,National Vital Statistics System,Mortality. 关于自杀的不同阶段…

抑郁情绪和抑郁症(二)— 我们为什么会患抑郁症?

作者:许珂 [ 美国康涅狄克州执照精神科医生 ] “ 我的性格开朗,外向,我为什么会得抑郁症?” “ 我年轻时候经历许多磨难都挺过来了,现在我要啥有啥,为何抑郁?” “ 我女儿很优秀,又在我们这样中上阶层的家庭,我们也没有给她压力,为什么会有自杀念头?” 这些问题表达了我们一个共同的、强烈的愿望:渴望知道抑郁症的病因。我们为什么会得抑郁症?这是一个千金难买答案的问题。但是,正是这种强烈的愿望驱动了人们在这个领域的探索和研究。虽然我们对抑郁症的病因还没有准确完美的答案,但是,以下一些因素可能与抑郁症有关:  抑郁症是大脑的疾病:近年来神经科学的进展为我们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证据。抑郁症与大脑边缘系统的功能异常有关。下图显示了边缘系统的结构和抑郁症状的关系。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关系并不是一对一的,有些症状受到多个脑区的影响,一个脑区也会调节多个症状。这些脑区的化学物质,如,神经递质的改变都会影响脑区的功能。由此可见,抑郁症不是“想出来的病“,是大脑分子化学物的紊乱导致的功能甚至可能有细微结构改变的疾病。大脑的疾病并不意味作不能恢复。许多研究都证实,脑细胞可以修复和再生。大脑神经元的可塑性很强。抗抑郁药和运动等对抑郁症有帮助的方法都可能通过神经元再生和调节来实现  抑郁症是心理的疾病:早年的生活经历,与父母亲人是否有亲密的联系,童年创伤,生活环境,家庭经济状况,教育程度等都可能影响抑郁症的发病和症状。这些成长的经历也许已经被意识层面的记忆遗忘,但是可能在潜(前)意识中保存下来,影响性格的形成和负性的应对生活的方式。童年的苦难可能是抑郁的易感因素。因此,心理治疗在抑郁症中的治疗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抑郁症是环境的疾病:抑郁症在发达国家的发病率较发展中国家的发病率高。社会,家庭,文化等环境因素都可能对抑郁症有贡献。负性生活事件,如失业,离异,丧偶,财政状况,工作压力,紧张的人际关系,经历暴力事件和自然创伤等会直接或间接的通过心理生理应激导致或加重抑郁症。  遗传因素的影响:虽然抑郁症的基因定位还不明确,但是有抑郁症家族史的个体发病风险较高。通过单卵双生和异卵双生的发病率比较,研究发现抑郁症的遗传度在40%左右。抑郁症是多基因复杂遗传方式,可能有成百上千的基因在起作用。未来的研究希望能找到这些基因,开辟新抗抑郁药,过渡到个体化治疗。必须强调的是,这些因素都不是分离的,而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抑郁症的病因是一张错综复杂的网,过分分析其中之一二都可能是瞎子摸象。 所以,抑郁症的治疗方案应该是以“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的综合为主的治疗。

抑郁情绪和抑郁症 (一)

作者:许珂 [ 美国康涅狄克州执照精神科医生 ] 每个人都有抑郁的情绪,每个人都有低沉消极的情形。如何区别抑郁情绪和抑郁症?如何判断自己的抑郁情绪是否正常?是否应该告诉亲朋好友?是否应该就医?应该找家庭医生还是精神科医生?这些问题常常困扰我们,难以找到明确的答案。以下建议供你参考。 抑郁症发病率:抑郁症比我们想象的普遍。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证明,抑郁症的全球发病率大约 11%, 现居第四,预计到2020年会上升到第二位。女性发病率是男性的两倍。其中15%患者选择自杀。你或者你的亲朋好友中很可能有人患抑郁症。 美国华人重型抑郁症的发病率可能比其他主流族裔高。一项研究发现,在家庭医生就医的华人中,19%的病人符合抑郁症诊断标准1。而大多数家庭医生不能识别抑郁症2。 亚裔寻求心理帮助的比例低,只有欧洲族裔的1/5,我们为什么不愿意心理帮助?另外再作讨论,如下图:  抑郁情绪: 当你感到忧伤,低落,伤感,孤独,你可能会问自己“我会不会好起来”?通常情况下,这些情绪都不影响我们的社会功能和日常生活,大多数都会从低谷走出来。自我调节的方法很多,如锻炼,瑜伽,旅游,读书等等。重要的是尽量保持日常规律和生活习惯。当这些方法都不理想时,应该考虑求助 抑郁与抑郁症常常没有明确的界限,使得人们常常难以决定是否应该寻求帮助。最简单的定义是持续抑郁情绪低落或失去对平常感兴趣的事多于两周,可能有抑郁症。临床上通常用患者健康问卷(PHQ-9)来筛查抑郁症 [ 下载患者健康问卷(PHQ-9) ]。PHQ-9一共有九个问题,是自评量表,推荐给所有的医生和病人,包括非心理专业的工作者。一般的认识是如果评分大于4,提示至少有轻度抑郁,应该考虑求助。所以,抑郁症的标准可能比你理解的抑郁症要低。 当个体遇到一些负性生活事件,如失业,离婚,失去亲朋好友等等产生的抑郁情绪,更难以判断是否正常,许多人认为可以自己“克服”“调整”。这些生活事件往往是抑郁症的诱因。我的建议是,如果这些生活事件影响你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如,失眠,食欲下降,注意力不集中,工作学习效率下降等等,应该考虑求助。另外,如果你感觉自己的情绪已经“不像我自己”,应该考虑求助。总之,并不是一定要到抑郁症的程度才寻求帮助。当你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抑郁症时,至少应该求助专业的咨询,排除抑郁症的诊断。因为抑郁症是可以治疗的,关键是能否及时得到帮助。 这些常识供你参考。我们会陆续介绍一些抑郁症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希望听到你关心的问题,所以,请你留言和提问,这样更有针对性。 参考文献: 1.Yeung A, Chan R, Mischoulon D, et al. Prevalence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mong Chinese-Americans in primary care. Gen Hosp Psychiatry. 2004;26(1):24–30 2. Yeung A, Kung WW, Chung H, et al. Integrating psychiatry and primary care improves treatment acceptability…